1. 主页 > 萍乡 >

春天来了,乡村民宿如何复苏?(图)

  本报记者宋思嘉

  我省生态旅游资源丰富,近年来,作为旅游消费新业态的乡村民宿,如雨后春笋般在山水田野间“生长”起来。

  乡村民宿,一头连着城市,一头连着乡村。它既成为都市人对乡愁的寄托,让越来越多游客愿意“为一间房,赴一个村”,也撬动着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,引领越来越多乡亲在家门口走上致富路。然而,疫情的到来却让不少乡村民宿面临重重困难。

 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,旅游市场逐渐回暖,近日,记者探访省内民宿旅游圈,寻找乡村民宿在春天里的复苏路径。

  梅岭和琪精舍民宿与去年同期相比,营业收入至少减少8万元。本报记者宋思嘉摄

  万载古色民宿通过在线上售卖有当地古城特色的工艺品,尚存一丝生机。通讯员丁斌祥摄

  刚刚过去的清明小长假,靖安溪真乡墅客流量也不大。本报记者宋思嘉摄

  现状:“回血”困难恢复元气尚需时日

  走进万载古城景区,踏着青石板路,感受着沉淀的历史风味,却也感到丝丝清冷。

  焰火民宿老板曾建平这几个月来经历了冰火两重天。“为契合古城景区是万载县‘历史档案馆’与‘老城博物馆’的定位,我投入资金近百万元,装修布置了28间特色房。民宿自去年11月开张后,生意很好,今年春节期间的客房,早在去年底就订满了,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一切。”曾建平叹了一口气接着说,“焰火民宿停业期间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5万元,虽然现在恢复营业了一段时间,但由于景区有过夜需求的外来客流呈‘断崖式下跌’,我们依旧‘回血’困难。刚刚过去的清明小长假,日均订房量还不到预期的四分之一,目前只能硬撑着。”

  曾建平的烦恼不是个例。在庐山,凌霄予舍民宿店长丁微不用查记录,就能报出今年清明假期的营业收入:“3天假期,全店只接待了两波客人。”在梅岭,和琪精舍民宿老板刘印香说:“虽然清明假期订出了7间客房,但平常周末基本没有客人,与去年同期相比,营业收入至少减少8万元。”在婺源,花间稻舍民宿负责人告诉记者,往年油菜花赏花旺季时800元一间的客房,今年降价至358元,才吸引到少量的游客。在靖安,溪真乡墅营销部经理李奕慧透露,清明假期的客人,基本都是使用民宿在停业期间售出的优惠券,几乎没有现金消费客流。

 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,目前除去极小一部分背靠大型旅游集团的乡村民宿底气尚足,其他的都处于“门前冷落鞍马稀”的境地。客观分析,这些由小商户、本地农民或返乡青年经营的乡村民宿,往日运营都是以熟人介绍和线上平台预订为主,现住现结保障了资金回笼效率。然而,受疫情影响,旅游市场消费者短期信心难以恢复,客源直线下降,导致规模不大的乡村民宿资金断链,再加上人力、物力等成本,乡村民宿想要恢复元气尚需时日。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aliuding.com/a/pingxing/1025.html